主页 > Q生活播 >【独家】卫生糟糕 治安变差充外劳宿舍店屋贬值 >

【独家】卫生糟糕 治安变差充外劳宿舍店屋贬值

2020-06-13 责任编辑:

【独家】卫生糟糕  治安变差充外劳宿舍店屋贬值 店屋阳台挂满晾晒衣物,叫有意在此经营的商家情何以堪?

产业过剩,轻工业产业及店屋沦为“外劳宿舍”!

市道不景,碍于产业难以招租,业主为免长期荒置而面临严重亏损,即使了解商用产业不可充作住宿用途,也选择铤而走险,以低价出租给大型企业充当外劳宿舍,借此赚取微薄租金来补贴。


如此情况普遍出现在雪隆各区,尤其较老旧的商业区,只要有一家“外劳宿舍”进驻,陆续就会“蔓延”,最终甚至引发治安不靖问题,导致本地住户被迫纷纷迁走。

《》记者发现上述情况后展开深入探究,发现轻工业产业及店屋翻身作“外劳宿舍”,虽有助业主赚取微薄租金,但长远发展却是得不偿失。

【独家】卫生糟糕  治安变差充外劳宿舍店屋贬值 商业区充作“外劳宿舍”的“漂白”计划,仍需长期监督和管制,才能达至所要求的卫生标准。

租外劳得不偿失

一旦店屋或轻工业区住满外劳后,由于缺乏管理,加上外劳卫生意识低落,渐渐将这些原属高价值产业的商业楼房,摇身变为“贫民窟”,逐步拖垮产业应有价值!

以巴生为例,住满外劳的商业区可说十个手指数不尽,最为人知的包括巴生北区商业区、高阳苑商业区、武吉丁宜商业区、英达岛轻工业区、斯里安达拉斯商业区、富豪苑及巴生港口商业及轻工业区等。


踏足这些地区,不难发现店屋基本设施损毁,走廊街道布满垃圾,楼上阳台挂满“万国旗”;夜里街灯昏暗,渠道堆满厨余,老鼠苍蝇蟑螂出没觅食,卫生环境糟糕。

吓跑商家

环境欠佳不利经商活动发展,更让商家头疼的是“外劳宿舍”区也衍生严重治安问题,包括在“外劳宿舍”区的商家曾投诉常发生破门行窃案,这往往导致他们因无法安心营业而被迫搬迁。

【独家】卫生糟糕  治安变差充外劳宿舍店屋贬值 邱宜达:特定地区“漂白”作工人宿舍。

巴生市会关注产业情况

巴生市议会基于体恤业主,希望通过“漂白”计划整顿商业区市容,改善当地卫生环境,同时还其他业主良好的经商环境。

巴生市议员邱宜达受询时指出,市议会一直有关注轻工业区及商业店屋被篡改用途的问题,但地方政府也考量各种存在因素,包括体恤业主经济情况,加上避免产业长期空置而衍生如成为犯罪毒窟、罪犯藏身或吸毒者聚集吸毒等问题。

“为此,市议会去年起援引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71条文,即每800至850立方米限制居住人数不超过8人,来管制和整顿轻工业区及商业区充作工人宿舍的问题。”

按法令,房屋居住人口“拥挤”的定义是,房子居住人口为每名成年人或两名不超过10岁孩子,其占有空间为350立方米净面积,若一所房子居住人口过多,进而引发危害或损害住户健康问题,市议会可援引上述法令对付屋主,一旦定罪罚款不超过2000令吉或监禁不超过6个月,或两者兼施。

【独家】卫生糟糕  治安变差充外劳宿舍店屋贬值 外劳居住商业区,也常看到一堆堆垃圾。

“漂白”属过渡方案工商区不宜作寓所

“漂白”计划仅属过渡短期方案,业者最终要寻找舒适的居住环境,以安顿员工。

邱宜达指出,毕竟工业或商业区的建筑建设和结构不适合居住,尤其工业区可能引发安全问题,根本不适宜作为居住场所。

“我们也不希望房产被滥用,因为这不利城市安全与规划,否则人们或滥用,未来商业区或工业区将成为住宅区,相对住宅区却被充作商业用途等异象。”

他也指出,目前接受“漂白”计划的地点有英达岛,共54所店屋充作工人宿舍,双溪加埔英达及双溪普罗共有35所店屋及中小型工厂充作工人宿舍。

“富豪苑商业区及港口商业区也已完成漂白,如今最新选定‘漂白’的地区是中路的巴生中环车站(Klang Sentral)商业区,根据统计,600个店屋单位里,共有120个被充作‘外劳宿舍’。”

【独家】卫生糟糕  治安变差充外劳宿舍店屋贬值 外劳卫生意识差,经常将食物残余丢弃路边,甚至用水冲进沟渠,导致渠道阻塞。

圈定数区落实“漂白”计划

邱宜达指出,市议会特别圈定数个地区展开“漂白”计划,让相关业主在去年12月31日前,提呈申请临时转换产业用途,在达至所规定的居住条例下,暂时将一些商业或工业产业改为工人宿舍。

他说,在此计划下,市议会获厂商及业主配合,协助改善工人宿舍环境,如控制居住人口、确保居住环境符合安全规格、指导外劳参与清理周遭卫生工作及宣导照顾环境卫生意识等。

“通过此方式,让我们能接触到租户,了解他们的身分、背景,指导他们做好卫生工作,也能间接改善治安问题。”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