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N生活人 >生命勇士(三)‧台湾抗癌勇士黄崇信‧艰辛化疗路‧肿瘤压视线险 >

生命勇士(三)‧台湾抗癌勇士黄崇信‧艰辛化疗路‧肿瘤压视线险

2020-07-24 责任编辑:

生命勇士(三)‧台湾抗癌勇士黄崇信‧艰辛化疗路‧肿瘤压视线险他和患过重病的人的反应一样,当听到患上脑癌时,即不断地问:“为甚幺是我?!"那年14岁,正唸初中三的黄崇信一直有头痛毛病,以为是读书压力,后来视觉出现叠影,又以为是近视问题。万没料到,原来是脑部已经悄然长出了一颗30公分大的肿瘤,而这该死的肿瘤,才是导致他长期面对头痛和视线模糊的罪魁祸首!来自台湾嘉义的黄崇信今年已经21岁,脑癌一度令他生不如死,也令他失去了想当飞机师的机会,如今“癌"过了最痛苦的时期,身上流着原住民阿美族人乐观开朗血液的他说,既然开不了飞机,那就立志开飞机主题餐厅吧!于是,他把这个梦想视为抗癌后的奋斗目标,同时还学会了变魔术,把“癌"过的痛像变魔术一样变走了!你还记得,14岁的时候做过甚幺吗?对一个才上初中三年级的14岁少年而言,那应是在青葱草场上奔跑追逐青春焕发的时期吧?或者,像九把刀那样的年少轻狂,在课室里对着暗恋中的邻座女同学耍酷……然而,这样很九把刀耍酷又耍宝的电影情节,并没有发生在黄崇信身上。因为他自14岁开始,就饱受头痛的折磨,视线也逐渐像《见鬼》里的李心洁一样,眼前所见,叠影幢幢,高清的画面,在他的灵魂之窗里越来越难得一见。但是,他并不以为意,以为可能只是近视或闪光问题,找个时间去检验眼睛,配戴上眼镜眼前世界就能还原了。殊料,他的世界正在扭曲,而问题的症结也不在瞳孔。头痛频密视觉受影响“起初感觉头痛时,并没有想过要马上去做检查,因为头痛是每个人都有的毛病,更何况才14岁的少年说头痛,谁也不会去想太多!直到头痛的频率越来越高,眼睛也开始受到干扰,看东西的时候总是出现叠影,才想着要去看眼科。"现年已21岁的黄崇信,身上披着“原民脑癌勇士"的綵带到访槟城“温馨苑",在接受《光明副刊》专访时,提起7年前的抗癌经历,平静的语气里,听不出曾经的伤悲。崇信说,去验眼后才发现眼睛既没有近视也没有闪光问题,眼科医生怀疑问题是出在脑部,建议他到大医院去找脑科医生做检查。检查验出大肿瘤难接受结果,在嘉义的大医院脑科部里,经过一连串的扫描检查,最终检验出在脑部神经线的一条交叉部位长了一颗30公分大的肿瘤,而这该死的肿瘤,就是压住了视觉神经,影响了视线,也是导致经常头痛的“元凶"!所谓的肿瘤,说白一点,就是脑癌。“听到医生的诊断报告时,真是晴天霹雳!心都凉了一半,一直在想怎幺会这样?怎幺可能!"坐在一边的妈妈黄玛莉接着说。想起当年才14岁的崇信所承受的痛苦,一路走来不离不弃的陪着儿子一起抗癌的妈妈,禁不住心疼得又哭红了眼。来自台东的妈妈黄玛莉是阿美族原住民,嫁到嘉义后,与自产自销茶叶的丈夫共生下了两男一女,崇信是长子,她说,家族里也不曾有癌症病例,不明白为何年轻的崇信竟会患脑癌。崇信的病也让全家都陷入了愁云惨雾之中,但最后家人也决定听从医生的劝告,马上让崇信转到台北荣总医院去接受手术,而妈妈也为了崇信放下所有工作,陪着崇信从嘉义到台北去接受治疗,而当时也还年幼的崇信弟妹则留在嘉义由爸爸来照料。一家五口同心协力展开了长达两年的艰辛抗癌日子。听儿子说我爱你很感动“癌"过这段日子后,崇信深深感受到母亲伟大的爱,只是感情内敛的他不曾给妈一个拥抱致谢。问崇信,有没有话想趁这次访问跟妈妈说?只见一脸腼腆的他,点了点头,然后轻声的对妈妈说:“妈妈,我爱你!"更给了妈妈一个有力的拥抱!黄妈妈较后感动地对我说,他们家的教育都很传统,平常父母孩子都不习惯有拥抱动作,更别说说出“我爱你"三个字这种洋派的作风,这是她第一次听见儿子对她说“我爱你",令她很是动容。但即使儿子不说出口,我也相信,母子连心也会感受到彼此对对方的关怀。愿望打造飞机主题餐厅在接受化疗的最煎熬时期,在住院无聊的时候,崇信常想起台东外公家附近的机场。因为那机场停放了多架战斗机,是他小时候回外公家时最喜欢去看的地方,那时候,他就一直希望赶快长大,他要去开战斗机。然而,飞行员的梦想随着手术化疗影响了右眼的视力而幻灭了,但在获得一次安排参加了飞机体验营后,崇信在圆梦的过程中也得到新启发――未来他想开餐厅创业,希望结合阿美族美食,打造“飞机主题餐厅"旗帜,让顾客彷彿置身于机舱中用餐。“据我所知,目前台湾有两家以飞机为主题的餐厅,一家在台北,一家在高雄,希望未来我也能有机会在家乡嘉义开一家。"和周杰伦一样,性格开朗乐观的黄崇信不时会跟身边朋友玩玩小魔术,耍耍宝。他说,除了在大学魔术社学到的魔术技巧,他也会上网去搜找资料,对魔术非常感兴趣。“看见别人露出惊叹或不可思议的表情,又可以带欢乐给别人,我会很有成就感,很过瘾!"脾气收歛不为小事动气黄崇信曾申请休学一年抗癌,病癒后他重返校园,一切适应得还不错。今年21岁的他也是嘉义南华大学应用社会学系二年级生,还加入了大学魔术社,学会了变魔术逗人欢心,生活正一步一步的重返正轨。长得高大的黄崇信虽然因化疗的副作用致使头髮毛孔受到破坏,头髮变得稀少,记忆力也变差,但失去也是一种获得,自大病一场后,他自觉改善了他过去火爆的脾气。他坦言,过去的他脾气比较大,很容易为一点小事发怒,如今的他脾气已收敛不少,因为觉得没甚幺比活得健康更重要了,所以没必要再为一点小事动气。由于脑部还有一公分的瘤,现在的他也必须每3个月到医院抽血检验一次,每半年再进行一次核磁共振扫描(MRI),确保癌细胞不会扩散复发。化疗副作用太痛苦对一个当时才14岁的崇信而言,癌症这名字,确是一个陌生的东西,但可恨的是,它竟出现在他的脑袋里,还不断滋长!“那时候我以为只要去台北动了手术,病就会好了,却不知道,原来最难受的是后来一连串教人痛不欲生的化疗过程!"崇信说,手术是从其口内上唇下手,医生在手术中割除了压在他视觉神经线上的那块约29公分大肿瘤,剩下的那一公分无法根除,是因为它们的位置太接近视觉神经线,若要彻底根除,恐怕会致瞎崇信。手术后,医生还从他的腿部取出一块肉来填补其上唇内部的伤口,但这些累累伤痛从表面上看是看不出来的。曾萌生自杀念头幸有妈妈陪伴“手术是在昏迷无知觉的状态下进行,所以当其时并不觉得有甚幺大不适,最痛苦的其实是在手术后开始进行化疗的那段时期,因为化疗放射所导致的副作用,包括脱髮,呕吐,腹痛等,真的是太痛苦,难受极了!"也在那时候,才十几岁的他曾想过放弃,思想变得负面且消极,对这样的人生充满愤怒,并不停地问:“为甚幺是我?为甚幺要我承受这种痛苦?!"自杀的念头也在那时候萌生,所幸当时有妈妈的爱心陪伴,无微不至的照顾,也想起了童年的梦想,这一切让他坚持挺下去,如今一切的难熬,总算都捱过去了!儿子在化疗中所受的苦,看在妈妈黄玛莉的眼里是更痛在心里。那段日子,不知道背着人偷偷地哭了多少回,心里的难过已经非文字所能形容,但又不可以在孩子面前流泪,担心孩子看了更难过,也不想家里的孩子知道了更担忧。首次来马分享抗癌经验和妈妈都是首次来马的黄崇信,是随台湾周大观文教基金会推动的“让台湾的爱感动世界――抗癌斗士送爱到马来西亚圆梦公益活动"分别在吉隆坡及槟城展开一星期的送爱活动,关怀癌童及障友,并与大马的朋友分享他们的抗癌经验与生命故事。崇信说,来马之前,他以为马来西亚是很落后的国家,没料到这里有很多高楼大厦,而且人民都很热情!而黄妈妈更笑言,她并不知道马来西亚没有四季之分,因为目前的台湾正值寒冷的冬季,她还带了棉袄来马,岂料一下飞机,就马上感受到大马的热情天气,有备而来的寒衣都完全派不上用场!/副刊‧报导:黄碧丝‧2012.12.12

相关阅读